王石为何偏爱良渚

盒饭财经   |   姚赟
2019-07-08 09:18:54

申遗成功的下一个课题:“活”得下来。

作为土生但没机会土长的余杭人,2010年前后,突发奇想给自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探险”,并成功误入了某片遗址。

时间有些久远,现在也只记得一些碎片的印象。跟着路边“良渚遗址”的路标走,会经过一条灰尘弥漫的大路,路边一排设计类似的三四层楼民间小楼内,时不时会传来石材切割的声音。这里的民居和民办工厂也没有严格划分,走一段路就能看到玻璃厂、塑料厂、建材销售门店散落其中。

当时以为除了会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遗迹外,还会遇到安保人员、文物挖掘相关的工作人员、新鲜出土的“玉琮”,甚至脑中已经想好了遇到工作人员要问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位于瓶窑的古城遗址,要叫“良渚文化”。

事实证明,脑补的戏太多了。在路标的指引下,被带进了一片平坦的农地。而这片农地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有几个铁架支撑的大棚子。棚子的门紧锁,周围也没有相关工作人员,几百米外正在干农活的当地人看到我之后,也只是不解地盯了我一会,便继续干活。扒拉着看了下,棚内一片土黄色:方坑、台阶等,除了看起来很整齐,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这就是印证中华5000年文明的遗迹,还是我走错了?”内心的这个疑问,直到近日在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中才确认——嗯,当时看的就是良渚古城的某片遗址。

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四十三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通过决议,将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5处,居世界第一。

据了解,良渚数年来的申遗路背后,一直有王石与万科的影子。

1

王石的“试验田”

“良渚文化准备申遗了”,近几年,这一消息广泛活跃在良渚地区楼盘销售人员的话术中。

杭州市余杭区下,共辖14个街道:临平、东湖、南苑、星桥、五常、乔司、运河、崇贤、仁和、良渚、闲林、余杭、仓前、中泰;6个镇:塘栖、径山、瓶窑、黄湖、鸬鸟、百丈。区政府驻为临平街道。

这里说的良渚地区,便是位于杭州市区西北方位的良渚街道。

良渚的“良”字,在当地方言中与“狼”发音类似,意为“拖尾”,即狼尾或半个波浪之形。而“渚”便是可供一户人家居住的小洲。“良渚”字面含义是“侧面形状如半个波浪的小洲”。

良渚文化村,便在这片小洲之间。这个“村子”,包括了良渚文化博物院、美丽洲堂、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大雄寺、春漫里商业街、玉鸟菜场、良渚食街、白鹭湾君澜度假酒店、亲子农庄等等文化、商业多维度的配套设施。

由英国设计师戴卫·奇普菲尔德设计的良渚文化博物馆,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万平方米,展览面积4000多平方米。是我国目前唯一一座、且规模最大的良渚文化专题类的考古学文化博物院。

良渚文化博物馆,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大众心目中了解良渚文化的目的地。

余秋雨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文化遗址会这样美丽,这样地水草丰美,这样地搭配匀亭。余华赞美说:我在这块地的尽头感到了悬念。吴晓波常在这里喝茶“闲谈”,而高晓松则直接把他的晓书馆,定在了良渚文化村内。

从余华、余秋雨、高晓松、吴晓波、安藤忠雄,到周冬雨、范冰冰、吴亦凡、林更新、李晨、大鹏、陈汉典,文人的影响力和明星的号召力,让良渚文化村变成了一个网红的打卡胜地。

良渚文化村,还有过一个曾用名——万科良渚文化村。

2006年8月15日,郁亮在杭州宣布万科收购并正式控股南都房产,这也成为之后良渚文化村的得以成型的契机。而后,良渚文化村从万科“试验田”转为万科“标杆”,王石也成为良渚文化村的直接代言人和良渚文化的间接代言人。

从中国赛艇赛事到东京无印良品总部,在这个阶段中,“良渚文化村”成为王石的公开演讲内容中的常客。甚至只要到杭州,王石就必去良渚文化村。

有人还总结了王石的来杭州的行程:先是在西湖边划赛艇,然后住在良渚文化村的君澜白鹭湾酒店,第二天早上在村民食堂吃早餐,菜单是豆浆、大饼和油条,然后仔细看看良渚文化村又发生了哪些美妙的变化。

让王石来了必去的“村民食堂”,给万科集团带来了在全国布局“第五食堂”的战略灵感——全国许多城市的万科楼盘都已经相继开出了“第五食堂”。甚至良渚文化村内唯一一个寺院“大雄寺”也是由万科出资建造。

2013年6月,日本《新建筑》杂志曾经专门推出了一期良渚文化村的专题报道。该杂志这样归纳良渚文化村的两大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在建设居住区的同时,由民营资本投资建设博物馆、酒店、教堂、学校、垃圾分类推广中心、食堂、菜市场、快递服务设施和其他生活设施。这充分显示了开发者对社区的未来所持有的强烈的责任感。”

“另一个特点则表现在《村民公约》的制定。通过对全体居民进行问卷调查,由居民自己选定26条应该遵守的生活规则,构成了《村民公约》,成为村内的行为准绳。然而,所有的条文都不是‘必须做……’语气的强制规定,而是‘应该……’句式的对居民行为的积极倡导。”

“这是送给未来最好的礼物。”王石在接受该杂志社专访时说,“良渚文化村的业主大多是文化人,品位都很高,他们都以良渚文化村为自豪。这就是孕育‘众人同守一则’这样的《村民公约》的土壤。对于万科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突发事件,是万科原初理念在良渚文化村又一次开花结果的延续。”

《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控制性详细规划》显示,“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地块范围,即东至安溪路和良渚博物院,南至新104国道,西至华兴路,北至东苕溪,规划总用地面积约10.65平方公里。”据了解,遗址公园将按照“一轴一核两心三片”的结构形态,以历史文化认识发展为主线,打造成一个集遗产保护、文物展示、文化交流、生态旅游为一体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良渚文化村作为一期项目,承担的就是文物展示、文化交流、生态旅游的责任。

2

被拿掉的“万科”

2013年,也就是王石在“良渚文化村”的村民食堂吃着豆浆、大饼和油条时,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开始出现。

《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变身别墅盛宴》《被绑架”的文化遗址》等多篇负面文章出现,质疑并抨击万科的“良渚文化村”将对古城遗迹产生灾难性的破坏。

文中表示:“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良渚遗址群保护区核心项目的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已经变成别墅项目扎堆之地。6月26日,本报记者在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一期看到,该公园核心工程良渚博物院周边私家别墅项目林立,施工建设火热。”

《万科良渚文化村报告2012》显示,该项目占地规模将近11000亩,其中包括5000余亩的自然山水、3400亩住宅用地、1200亩旅游用地以及大约600亩的共建配套用地。

当时的这些报道,质疑的精神和出发点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可能混淆了一个地方——良渚文化村并不是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核心位置。上面提到的“良渚文化村”,和申遗成功的“良渚古城遗址”,并不是一回事,甚至不在一个街道、一个镇内。

用瓶窑人的话来说,就是——看博物馆去良渚,看良渚遗址去瓶窑,别走错地!

“良渚文化村”在余杭区良渚街道,而这次申遗成功的“良渚古城遗址” 和今天正式接受预约开放的“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在余杭区下的瓶窑镇。两者距离也不算远,从文化村到遗址公园,驾车大约十几分钟变能到。

也就是说,良渚文化大部分以及核心的遗址都在瓶窑境内。之所以命名为“良渚文化”,也只是因为考古命名的惯例——首个发现地在良渚区域内,而首页发现者是良渚人。

1936年,原浙江省西湖博物馆职员施昕更等人,在浙江杭县良渚镇(今属余杭区)的一处水塘里发现一批以黑陶为特征的史前遗存,他们隐约感到这些陶器的背后可能有着不寻常的来历。1937年春天,施昕更写就了5万余字的《良渚——杭县第二区黑陶文化遗址初步报告》一书,制图100余幅,详细介绍发掘经过、收获,提出颇有创见的看法。

1959年,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将良渚遗址为代表的史前遗存命名为“良渚文化”,这属于当时中国最早命名的史前考古学文化之一;1980年代中期以后,这里又先后发现了反山王陵、瑶山和汇观山祭坛、莫角山大型宫殿基址;1986年,良渚反山遗址先被发现。

而这些后来被发现的遗址,大部分在瓶窑范围内。

“搞良渚文化,良渚出风头,瓶窑上轧头,安溪吃苦头。” 这是当地关于兴良渚文化后流传的一句话。“上轧头”在当地方言中,大概的意思就是头被重物压住后的状态,形容遇到了麻烦,进退两难的局面。

良渚街道因为命名的优势,建立了旅游文化教育休闲商业一体的“良渚文化村”,房价从2013年的八九千涨到现在的2.5W+,杭州地铁二号线的良渚站也即将完成。同时,更是顺势建立了良渚玉文化产业园,举办了第一届世界工业大会,以及聚焦数字、健康、文化三大产业的良渚新城。

一幅“上握五千年文化,下启未来新经济”的样子,站在隔壁瓶窑的角度来看,确实有些憋屈。而媒体当年,莫名披上了破坏遗址的王石和万科,现在看起来有些冤枉。

这两年再去看良渚文化村的牌子,前面“万科”两个字已经被拿掉了。

3

“活”得下来

穷、山沟沟、偏僻、毛竹、茶叶等词,一直是老一代余杭人对瓶窑、对良渚的印象。

东边有区政府驻地临平,是杭州市的副城,下有工业产值500亿元以上、包含诺贝尔陶瓷、长江汽车、贝达药业、西奥电梯、春风动力等知名企业的余杭经济开发区;西南被阿里巴巴激活,已成为全国有名的以创业创新投资主的仓前、西溪湿地区域;西北方向的“老余杭”,有茶文化的发源地、陆羽撰写《茶经》的地方——径山寺。

更别提一度靠“假烟”发家,现在又在紧锣密鼓拆迁,号称杭州区域最富人群聚集地的乔司——江湖人称“最富的杭州人”萧山人,在乔司人面前都得掂量掂量。

强敌环绕的良渚和瓶窑,本就是一对存在感较弱的难兄难弟。照理说,拥有良渚古城遗址,这对瓶窑是一个绝好的经济逆袭机会,但事实上并没有。

“20世纪90年代,遗址区内有30余家矿石厂、企事业单位170余家,长年炮声隆隆,噪声、粉尘污染让遗址区满目疮痍,可一旦关停,经济怎么办?104国道横贯遗址区,繁忙的车流对莫角山中心遗址形成较大的综合污染,全力整改,交通怎么办?”有媒体在报道时提出两个至今都未解决的矛盾——文物要保护,但当地的经济怎么发展?当地的交通如何更通畅?

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曾赴良渚遗址调研,亲自协调解决遗址保护中的实际问题,并强调:“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我们必须把它保护好。”

“政府明确表态,大遗址内‘只做减法,不做加法’。今后对新报建设项目一律不予审批,对已批未建项目要做好说服清退工作,现存建筑物只减不增,严加控制。”相关人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这种“不建房、不招商”的方式的确能有效保护遗址,但也制约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百姓生产生活。

这也是导致,为何我在2010年去瓶窑时,感觉当地的建筑风格、支撑产业、生活状态还停留在上个世纪90年代——家庭式手工作坊、写着XX合作社门店、在河边洗衣服的居民。

据当地人告知,为了保护良渚文化,安溪的石矿关闭了,瓶窑的部分农户和厂房也都拆迁。保护遗址的同时,产业的升级、经济的发展或许将成为另一个重点课题。

今天(7月8日),首批游客便可预约参观良渚古城遗址公园。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面积约为14.33平方公里,分城址区、瑶山遗址区、平原低坝—山前长堤区和谷口高坝区4个片区。其中即将有限开放的区域是城址区的核心部分,面积3.66平方公里。根据遗产价值阐释和访客基本服务需要,主要设置了城门与城墙、考古体验区、河道与作坊、雉山观景台、莫角山宫殿、反山王陵、西城墙遗址、凤山研学基地、大观山休憩区和鹿苑等十大片区。

据公开报道了解:2008年,遗址公园还处于概念规划阶段,浙江省和杭州市高层就强调,“要坚持以综合利用为手段,认真研究良渚国家遗址公园的经营业态,确保建成以后的良渚国家遗址公园可以‘活’得下来。要坚持以积极保护为方针,以保护为目标,以利用为手段,通过适度利用来实现良渚遗址真正的保护。”

借助良渚文化的IP、借鉴良渚文化村的商业模式,让遗址公园“活”下来的才是真正的保护。据了解,良渚古城遗址公园每天接受3000人的预约。如何将其打造为成熟的IP,以及拥有庞大和稳定的流量,或许是“活”得下去的关键。

网站编辑: 冉一方

1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发表评论

 / 20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